Home | Contact

百胜国际娱乐官网|新百胜线上娱乐注册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

第五百九十八章 大结局

2020-10-12 17:05

  因为被留在御书房之外,叶娴不知道文曜之与皇上到底谈了些什么。但最终,他确实推却皇上心心念念要他继承的皇位,且用今日破太后之局的功劳,换回了两样让叶娴意外的“东西”。

  最首要的便是为她要来了一个县主封号,且不只是虚号空衔,而是拥有实打实的封地。皇上将宛南城西北的一整个县的区域都划到了她的名下。

  至于目的,叶娴稍一细想便了然。赵家怎么样都是她的外祖家,又身份特殊且尴尬,想要在文昌立足,本就不易。

  可若能在她的封地栖身,于赵家来说更为安全放心,于她来说,将是赵家永远的依靠,赵家再不敢对她生出异心来!

  他口口声声说与魏庄主做着交易,其实背后却处处都在为她着想。既顾及了她与赵家的情感,又为她的未来做好了铺垫,让她除了原本不靠谱的娘家,还有外祖家可以倚靠!

  文曜之竟重新向皇上求了赐婚旨意,选在半年后的二月初八给她补一个盛大的婚礼!

  成亲近一年的已婚夫妇,重获赐婚旨意再举行婚礼,这不只是在文昌历史上,便是周边诸国也是有史以来的头一遭啊!便是在现代见识过各种奇葩事儿的叶娴,都觉得有些另类了!

  “搞这么大阵仗,会不会有些过了?”叶娴心中是有些窃喜的,表面却还装出一副看淡一切的平静表情来。

  她没想到,看似冷漠无情的文曜之,不止玩起暧昧来让她意外,竟然还有这样浪漫的一面。

  她虽然性格冷静淡然,年纪也不小了,可她骨子里同样拥有着小女生的期盼与追求,同样渴望一辈子才一次的婚礼能充满浪漫的气息。而不是像上次那样冷清得还不如过家家!

  “一点都不过!”文曜之握紧了她的小手,略显粗粝的大拇指轻抚着她的手背,“这是我欠你的,也是叶家欠你的!虽然半年的时间有些难熬,但为了让婚礼的每一个程序都圆满、不留遗憾,我会说服自己熬过一个又一个想你的夜晚!把一切思念都留到我们真正的洞房花烛夜,然后……”

  他眸子里突然而起的灼热,让叶娴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当日峡谷中的情形,脸颊刷地一下就红了,小手用力一抖就要甩开他,却被他突地一把抱紧,在她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然后真正地拥有你……”

  虽然,那一日因为他曾经用血养着苦兰而意外沾染了药气,毒性发作到极致时,他竟竟外地一点点恢复了神智,最后关头悬崖勒马错过了她。但他一点都不后悔!

  “娴儿!娴儿!”宫门前,叶康平兴奋得跟个孩子似的奔了过来,完全没有注意到文曜之虽然不悦却迅速放开叶娴的举动,直直地盯着叶娴道,“走走走,这就跟爹回家去。爹跟你说啊,这半年里,你就安心在家里待嫁,外面的一切爹都会办好。到时,一定风风光光地把你嫁出去!”

  瞟了一眼文曜之瞬间黑沉的脸,叶娴轻咳一声,最终谢绝了叶康平的好意,决定暂时在铺子里住一段时间,趁这个机会将铺子里和庄子里的事务好好处理一番,待临嫁前的一个月再回叶府去住。

  虽然叶府里已经没有了曾与她针锋相对的容氏母女,但深宅大院总不比外面,她若想与文曜之见个面,或是随张青再去验个尸,总归是不便利的。

  对她这个决定,叶康平有些失望,但听她说最后一月会回叶府,他又高兴起来。一旁的文曜之则是暗中勾起了唇角,满意地看了叶娴一眼。

  等到纳采、问名、纳吉等六礼一个个按程序圆满而大张其鼓地走完,二月初八这天便也如期而至。

  比起上回的冷清到了极致,这一回叶府几乎可以用热闹得翻了天来形容。半个月前叶康平就亲自请了京都最有名的戏班子在叶府前搭台唱戏,前来听戏的百姓不但不用花钱,渴了饿了还有茶水吃食免费提供。

  二月初八这日更是不但把所有但凡有一点点关系的亲戚朋友都请了来,摆了足足五十桌的酒席,还另在府外置办了五十桌的流水席。陪嫁的嫁妆更是精挑细选整了足足一百零八抬,从府内一直摆到了府门口。

  这样的阵仗,直弄得叶娴额角暗抽。就算是顶着补偿的心思,叶康平也不至于做得这么夸张吧?

  他不仅直接从宫里弄了辆坠满珠玉、豪华异常的玉撵来,身后跟着的迎亲队伍更是长得根本看不到头。如果说之前送来的聘礼已是亮瞎了所有围观人的眼,那么今天的迎亲礼,怕是直接可以让眼见之人嫉妒得昏倒了!

  那一声声的尖叫、议论,让盖头下的叶娴再次额角狠抽。早知道摊上这么两个恨不得高调到天上去的男人,打死她她也不会同意再办一次婚事的!

  好在,除了这些高调得让人无法适应的阵仗,入祈王府后的仪式倒没有上次的繁杂,更不存在上回太后的刁难那一环节。

  “恭喜祈王得偿所愿!祈王所为,可宜佩服!”陈可宜谦和的声音中略透着点失落。

  “死冷面王,老子最近研制的几种新毒都给了慕慕,你要是敢对她不好,嘿嘿……”安铭浩一口饮尽杯中酒,彻底咽下了心内原本的放不下。

  “祈王,本太子现在终于明白了……”武灵木的声音仍旧染着一丝暗哑,似乎并未说完的话里透着只有他自己才懂的苦涩。

  “你们的祝福本王都收到了,本王现在要送娘子回房,恕暂不能相陪。凌风,带三位贵客入席!”

  再次让叶娴意外的是,送她入了洞房的某人,竟然直接唤了凌风和冷钰去招待满堂宾客,严令所有人不得靠近重新布置得富丽堂皇的新房后,便拉着她去洗漱了!

  “这……太失礼了吧……”抱着瞬间被剥得仅剩的雪白中衣,叶娴缩着身子急急后退数步,方才还一副冷面公子模样此时已化身为狼的男人却紧紧盯着她双手环抱之处,喉节微滚,“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答应过父皇,五年内必须交给他一个文韬武略过人的可继承皇位的儿子,否则,我们就得乖乖回去接受他的安排。时间不多,我们得抓紧时间!”

  等到叶娴骤然反应过来时,她整个人已经被成功扔到了婚床上,等着配合完成伟大的使命了。

  “我就说过,这男人不靠谱吧?不过,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路,相信你哭着也会走完的!好在我早已脱离苦海,抢先一步回到了我本来的地方,再也不用强迫自己陪着你面对他了。否则,我会吐的!呕……”

  随着一声俏皮的假吐声,叶娴的脑海里传来系统清零般的声音,再一声长鸣后,她的脑海里一片清明。任她如何呼唤,都再得不到二二的回应声了。

  很明显,她和系统都留下了,二二则不知在什么时候便已经从她的意念中分离了出去。

  “娴儿,你看,现在的我无比清醒!你,准备好了吗……”方才还带着几分强势与急切的男人,声音里突然染了一丝小心翼翼。

  早在决定重新嫁给他的那一刻起,她便将自己完全交付给了他。也确如二二所猜测的那般,她自己选择的路,哭着也要走完!